电子烟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好像谁都想管,谁都能管,但不知道该归谁管”的尴尬局面?

2020年4月14日,一位名为刘亮的用户在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官方网站留言,咨询了两个电子烟行业既关注又模糊的两个问题:一是电子烟是否需要办证?二是地方区县局一线管理人员强制要求下架的行为是否合法?原文如下:我们只是一对外地来广求生活的小夫妻,开了一家小便利店。好不容易熬过疫情,但最近又遇到比较烦心的事,地方的烟草人员总是来要求我下架电子烟。我知道这个不是加热不燃烧,但也很担心电子烟到底是不是违法的。因此在这里冒昧请问省局两个问题:一是电子烟目前是否需要办理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二是地方区县局一线管理人员强制我要求下架的行为是否合法?如果,再遇到这种事,该如何处理?2020年4月23日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公司)专卖处答复如下:
您好!电子烟不属于烟草专卖品,不适用于《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调整;电子烟的生产经营,应当遵循《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通告2018年第26号),以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通告2019年第1号 )的要求来开展。  (答复单位: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公司)专卖处)

从广东省烟草专卖局的答复可知,电子烟不能卖给未成年人,但并不属于烟草专卖,自然不用办烟草专卖许可证,烟草专卖局的管理人员理应无权要求规范经营的电子烟商户下架商品。
一方面广东省烟草局否认电子烟属于烟草专卖,另一方面去年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几个部门又联合出台了影响整个电子烟行业经营和监管的通告。这两个有点矛盾的行为把一堆人搞糊涂了,估计也包括一些烟草局的工作人员,否则他们怎么敢强制要求电子烟经销商下架?电子烟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好像谁都想管,谁都能管,但不知道该归谁管”的尴尬局面?估计有人会说,是利益的冲突,也许还有人会说,和立法不完善有关。原因肯定是复杂和多面的,上面说的可能都是。但都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作为电子烟行业的从业者,有没有自身的因素?

起初,我认为这是电子烟含有尼古丁所带来的原罪。原罪是基督教中的概念,根据圣经“创世纪”的记载,亚当夏娃受到蛇的诱惑,违背了上帝的禁令,偷吃了伊甸园里的智慧果,因而犯了罪。而基督教认为,亚当和夏娃是人类始祖,因而这一罪过便传给亚当夏娃的后代,成为人类一切罪恶和灾难的根源,故称原罪。因此,引伸出人生而有罪,人性本恶的说法。说尼古丁是电子烟的原罪,意思是,不管你电子烟做了什么,就因为你含有尼古丁,你就注定和危害为伍,与香烟是一丘之貉,应该由烟草专卖局负责监管。然而,电子烟从业者都被科普过,尼古丁并没有多少危害。就像英国精神病学家Mike Russell所说:“人们为尼古丁而吸烟,却死于焦油”。尼古丁像咖啡因一样,能够刺激人类的神经系统,分泌多巴胺,产生满足和快感。对烟民来说,抽烟只是为了获得尼古丁带来的愉悦感,然而天使的背后往往隐藏着魔鬼,传统烟草在为烟民提供尼古丁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焦油、一氧化碳等致癌物,这些致癌物和尼古丁一起被吸入了肺里,给烟民造成了极大的健康危害,如肺癌丶心血管疾病等。香烟之所以致癌,并非是尼古丁,而是焦油和一氧化碳。或许老百姓不明白,但作为制定监管方针的烟草专卖局的管理者不可能不知道。否则,也无法解释尼古丁口香糖和尼古丁贴片(戒烟贴)同样含有尼古丁,为什么没有像电子烟一样受到类似香烟的监管。

上周末,在外文网站看到了一篇,波士顿商学院教授发布的和电子烟相关的论文。看完这篇论文,我认为导致电子烟陷入管理混乱和污名化局面的不是所谓原罪尼古丁,而是电子烟在最开始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模拟了香烟的使用方式和体验。论文对2007年至2018年间电子烟的新闻发布,新闻和零售报道以及其他文件进行了研究。包括生产商,零售商,金融分析师,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以及反烟草组织,还对政策制定者,公共卫生倡导者和行业领导者进行了采访,并分析了2000多篇有关电子烟的研究论文摘要。研究人员发现,早期的电子烟企业家将他们的产品设计为传统香烟更健康的替代品,类似于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相比的好处。在2012年之前,当时电子烟行业都是一些小公司,媒体也以相对积极的方式讨论了电子烟,还进行了正面宣传,以帮助吸烟者戒烟。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电子烟在消费者的印象里和媒体的口碑中越来越差。

研究人员说,虽然电子烟最初是作为传统香烟更健康的替代品而引入的,但是由于消费者对电子烟及其使用不熟悉,因此生产商又必须强调电子烟的功能和体验类似于传统香烟。他们不仅这样宣传,同时也通过设计和新技术来使电子烟再物理观感和使用体验上接近香烟,甚至在标签中使用“香烟”一词,将电子烟描述为与香烟非常类似的复制品,并强调该新产品的受众是无法戒烟同时希望减少危害的烟民。逐渐地,电子香烟与香烟的边界减弱了。特别是在2012年之后,烟草巨头们将自己的爪牙也伸向电子烟领域后,电子烟的口碑直线下降。2013年到2014年间,世界“三大烟草”公司(Altria,RJ Reynolds和Lorillard)先后进入电子烟领域,各种媒体对电子烟的报道也都从“健康“、“有益“变为“危险”或“有害”。媒体和相关人员甚至有意无意地将电子烟归为烟草,特别是2014年开始,就有报告表明,“电子烟已成为年轻人中最常用的烟草产品,是年轻人吸烟的门户,对新一代美国人的健康,福祉和寿命构成威胁!”研究人员称,从学者到民选官员的批评者都担心电子烟已经使吸烟“重新规范化”,从而使以往多年的反吸烟运动功亏一篑。与此同时,与香烟相关的罪名和污名也在所有电子烟产品中加剧扩散和泛化。

到2018年,JUUL的快速发展和普及更是引起了FDA等组织的关注和担心,FDA就公开表示使用JUUL和其他电子烟产品已经是一种青少年流行病。2019年爆发的与吸食THC有关的肺部疾病病例进一步加剧了不明真相的美国公众的恐慌,即使后来被证实与电子烟并无关联,但电子烟的负面印象已经深深刻印在大众心里。相比之下,英国一些著名的卫生组织,包括英国皇家医师学院,英国癌症研究机构和英国医学协会,都继续认可电子烟的安全性和价值,认为它比传统香烟的危害要小得多(减害95%)。研究人员因此得出结论,由于电子烟初期为打开市场,主动向香烟靠拢的战略使得香烟和电子烟之间缺乏明确的区分,让烟草公司可以进入电子烟市场并扩大其市场份额,这导致了与香烟的污名同样转移到电子烟身上,最终引起相关卫生组织和专家以及普通民众对电子烟的担忧和警惕。

以上虽是美国人对本土电子烟污名过程的研究,但同样适用于中国。在尼古丁盐发明之前,大烟雾当家,当时电子烟的定位仅仅是小众潮流玩家的玩具,根本和香烟扯不上关系,也从未纳入烟草监管者的视线。然而,随着小烟逐渐崛起,电子烟品牌商对产品的宣传时通常会以“真烟口感”、“真烟击喉感”、“一颗烟弹相当于xx包香烟”等描述贴合传统香烟。一方面电子烟希望与传统烟草划清界限——我们更健康,一方面电子烟又不断贴合传统烟草的观感和使用体验。或许正是这样模糊的定位和暧昧不清的关系,让电子烟在公众和专家以及利益相关者的脑子里留下了“电子烟也是烟”,“是烟就有害”,“就该被烟草专卖监管”等似是而非的印象,才最终导致“好像谁都想管,谁都能管,但不知道该归谁管”的尴尬局面?如果一开始,电子烟与香烟严格划清界限,作为一种严肃的戒烟产品出现,就像英国一样,被用于医药领域,会不会就轮不到烟草专卖局“越俎代庖”?从业者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人误解那么憋屈,至少心理多多少少会有一种我在做好事的骄傲吧?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我们仍旧微笑着活下去,不就是为了心中那一点点骄傲吗?

发表评论